30多年前乔布斯想振兴硅谷制造业 最终惨遭失败

发布时间:2018-12-29 09:43:47
30多年前乔布斯想振兴硅谷制造业 最终惨遭失败

图示:1984年3月5日,工人正在苹果位于加州弗里蒙特的工厂组装麦金塔电脑。

网易科技讯 12月17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曾试图在硅谷创造一种制造业文化,但未能如愿。正如一位前苹果工程师所言,“这对整个商业并没有好处。”

1988年,当让-路易斯・加西(Jean-Louis Gassee)近距离观察苹果公司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弗里蒙特所谓“高度自动化”的麦金塔电脑(Macintosh)工厂时,眼前的景象让他不甚满意。

加西是一位来自法国的办公自动化专家,刚刚被时任苹果首席执行官的约翰・斯卡利(John Sculley)提拔为苹果产品部门总裁,负责苹果的工程和制造工作。起初加西决定花上两天时间,通过亲自参与工厂生产线的工作,来了解公司实际上是如何生产产品的。

加西在生产线上组装麦金塔电脑显示器,然后将芯片塞进电脑主板的糟糕经历。这恰恰是之前iPhone背面“美国苹果公司,中国制造”(Designed by Apple in California. Assembled in China)这一精妙措辞背后故事的前身。

图示:1980年9月2日,苹果位于加州库比蒂诺的公司总部

苹果刚刚宣布在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建立一个大型园区,这将创造多达1.5万个就业岗位,但没有一个是制造业岗位。然而就在上世纪80年代,该公司对于参与发展硅谷的先进制造业情有独钟。苹果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对传统汽车制造商福特的大规模汽车制造,以及索尼等日本公司精益求精的制造工艺有着深深的迷恋。他在加州想要复制这两家公司的辉煌,但最终宣告失败了。

1983年,乔布斯亲自负责建造了一座最先进的工厂用于生产新型麦金塔电脑。早些时候参观过这座工厂的记者被告知,其位于旧金山湾对面,与苹果公司总部隔水相望。这座工厂的先进程度是如此之高,以至于工人成本只占到麦金塔电脑所需制造成本的2%。

曾经是苹果电气工程师的兰迪・巴特(Randy Battat)回忆道:“史蒂夫对日本的制造工艺有强烈的迷恋。日本人被誉为制造奇才。当时的想法是打造一家产品零部件零缺陷的工厂。但这对整个商业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在乔布斯被迫离开苹果的几年后,加西发现,制造业的现实与乔布斯最初的梦想太过不同。

图示:苹果位于加州弗里蒙特的工厂前后运营了八年时间。

加西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回忆说,“我用螺丝刀把显示器固定在电脑边框上,这让我很尴尬。”下班后,加西拿起一把扫帚,把生产线上掉下来的零件扫了扫。“这真的很丢人,”他谈到这个明显马虎的过程时说。

最终,麦金塔工厂在1992年关闭了,部分原因是它从未实现乔布斯所设想的产量。

现在看来,像苹果这样的公司能够利用低成本劳动力和宽松的政策法规,设计出遍布全球的制造供应链,这才是硅谷真正成功的故事。

图示:1990年12月7日的Next个人工作站制造工厂,其采用了大量的自动化设备,但最终却宣告失败。

“我们没有制造业文化,”加西在谈到硅谷时如是指出,“我们没有相应的基础、学校教育、学徒和分包商。”

然而,乔布斯花了很长时间才领悟到这一点。

1990年,在距离最初麦金塔工厂仅一英里半的地方,他又建造了一个价值1000万美元的工厂,用来生产Next个人工作站。然而,就像早期的麦金塔电脑一样,他从来没有能够实现Next个人工作站的大规模批量生产。

那次失败给乔布斯上了一课。1997年他回到苹果,第二年聘请蒂姆・库克(Tim Cook)担任苹果负责全球运营的高级副总裁。库克是关于全球制造供应链的艺术大师,其此前曾在IBM负责个人电脑业务,然后在康柏电脑(Compaq computer)工作过。

与硅谷的许多公司一样,苹果很早就开始外包制造业务。上世纪70年代出现后不久,硅谷就将诸如封装半导体芯片等劳动密集型工作转移到亚洲很多劳动力成本相对较低的国家。随着公司的发展,这一趋势只会加速。

图示:1991年10月30日,时任Next首席执行官的乔布斯。

“当我开始我的职业生涯时,所有的航班都是飞往日本,”苹果公司iPod和iPhone硬件设计师托尼・法德尔(Tony Fadell)说。“再后来我所有的航班都是去韩国,然后是中国。”

如今,随着电子制造业在全球范围内的爆炸式增长,在全世界创造了数百万个就业岗位,相比之下,硅谷所拥有的制造业劳动力规模较小。硅谷仍在进行的少量生产制造主要是由专注于快速周转原型系统的专业外包公司完成的。

如今的挑战是,要为大众市场制造产品,往往需要一个庞大的制造生态系统,在很大程度上目前这个生态系统已经转移到了中国。

上世纪90年代初,安德鲁・哈格顿(Andrew Hargadon)还是苹果公司的一名产品设计师,当时制造生态系统已经开始向亚洲转移,哈格顿与一个复杂的供应商网络打交道。

现在哈格顿已经是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管理研究生院的技术管理教授。他表示,“因为这些复杂网络的存在,你不可能把整个制造业带回来。除非你能把整个生态系统全盘搬回来。”

2009年乔布斯病休时,他任命库克为公司未来的首席执行官。这是关于硅谷本质以及当地成熟计算机产业的重要声明。在加州大规模量产计算机的梦想基本被放弃了。

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许多人曾认为制造业的外逃将意味着硅谷的灭亡。

“当我做研究时,我开始关注那些正在向美国低成本制造地区转移的芯片公司。”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信息学院院长安娜莉・萨克尼安(AnnaLee Saxenian)在谈到自己所撰写的早期硅谷成功分析《区域优势》一书时如是指出。“他们的高管告诉我,硅谷将会灭亡,因为劳动力成本太贵了。我写这本书是因为我试图解释为什么硅谷与众不同。”

事实上,制造业的外包并没有扼杀硅谷,该地区依旧成为了世界领先的工业和软件设计中心。这与20世纪中期底特律的汽车制造模式完全不同,硅谷中产阶级就业岗位相对较少,该地区的财富主要集中在上层白领阶层。在硅谷,钟点工每天要从100多英里之外赶来上班,当地10万美元的特斯拉很常见。而弗里蒙特的房价中位数已经达到了110万美元。这里曾是乔布斯命运多舛的制造工厂所在地。(晗冰)

推荐阅读/观看:武汉网站设计 https://www.whwz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