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创业帮口述:丁磊为什么留不住高管?

发布时间:2018-11-29 15:05:27
网易创业帮口述:丁磊为什么留不住高管?

  在知名互联网公司中,从网易走出的创业者可能是最多的。丁磊为什么留不住高管?

  文 | 翟文婷

  从2010年开始,网易高管的离职率高得让人意外。每年至少有3位高管离开网易,而且以门户事业部的总编、副总编为主。前副总编方三文于2010年离开创办雪球财经;跟他有过相同Title的张锐离职后的项目是春雨掌上医生;陌陌的创始人是网易前总编唐岩;最晚离开网易的丁秀洪创业做大可乐手机,他走前的职位是网易副总编。

  高管离职创业不算稀奇,《创业邦》杂志此前就曾梳理过从各个互联网巨头公司出来的创业帮,腾讯系、新浪系、阿里系等。但网易近两三年如此频繁的高管离职,且主要集中在门户事业部这边,多少让人有些匪夷所思。不少媒体也试图探究:这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张锐走前曾在微博宣称,他的离开“无关丁磊,只关理想”。这些高管都选择了创业这种实践理想的方式。一方面,近几年移动互联网高速发展,创业的机会不断涌现,资本环境也好,加上这些人在网易的经历无疑是创业的有利条件。另一方面,他们之所以选择了创业,而没有跳到其他公司继续做高管,说明他们确实有创业的理想,希望自主掌握自己的命运。当然,具体到每个人会有不同的离职原因和创业意图。

  除去个人因素和创业理想的追求,丁磊和他的网易在频繁的高管离职现象中,到底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这个问题几乎遭到了大部分离职高管的回避,他们大多语焉不详,“不适合谈这个话题”,“你要去问丁磊本人”几乎是他们统一的官方回应。即使勉强答应接受采访,他们也常常欲言又止。很简单,这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就算他们离开了网易,在这个行业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很容易得罪丁磊,或惹他不高兴。

  有人曾向媒体分析,网易公司收入的90%都来自游戏,所以丁磊将业务重心持续倾向游戏,冷落了门户,因此门户事业部高管的激励机制不尽人意。这导致了高管群体性出逃,谋求更好的发展。

  在《创业邦》对网易几位前高管的采访中,基本证实了有这部分原因。丁磊本人对门户的创新“既不支持,也不反对”。此前也有消息称,门户事业部总经理李甬离开前,丁磊曾向他无条件赠送价值100万元的网易股票,酬谢他对网易做出的贡献,甚至曾开出准许网易门户事业部提前分拆、管理层获15%股份等条件。丁秀洪也向我们证实了确有此事。不过据说背后还有不为人知的故事。

  但激励机制不是这些高管离开的最主要原因。据丁秀洪说,这些高管的收入都还不错。去年离职的前网易副总裁杨斌也说,一定程度上,网易甚至帮助这些人实现了创业原始资金的积累。一位投资人向《创业邦》透露,陌陌和雪球财经背后隐藏着同样一个天使投资人,外界基本不知。此人正是网易前高管,目前也正在创业。

  从外界观察来看,网易这几年确实抱着现金贡献最大的游戏业务死死不放,而在其他领域突破不大。有道和网易新闻客户端,算是仅有的几个让人眼前一亮的产品。问题是,互联网行业早已不是先前的样子,发展演变速度太快,机会和诱惑相对也多,媒体出身的这些人不可能没有想法。但是如果网易只固守原有的阵地,高管寻求创新的热情就没有出口。

  接近丁磊和网易的人表示,在网易基本是一言堂。早期网易的很多想法就来自丁磊本人,而他是“谋定而后动”的人,用丁秀洪的话说,一般不乱动。这种性格导致网易错过了很多趋势,比如微博。这样一来,底下的人难免觉得束手束脚,放不开。虽然很多人强调网易的放权文化和授权机制做得很好,但那只限于现有的成熟业务。

  在这方面,搜狐已经经历了刮骨疗伤。在李善友、古永铿、龚宇等人离开搜狐后,张朝阳对于内部的创新鼓励和放权文化做得比较好。虽然搜狐在几大门户里的优势已不明显,内部相对独立运作的搜狗和畅游却风生水起。

  过去的一个多月,《创业邦》采访了网易的几位前高管,他们每个人不同的经历描述,一定程度上可能有助于我们解析网易高管大量流失的原因。

周娟

  周娟:后来在网易已经没什么挑战性了

  口述 | 人人公司副总裁、56网创始人 周娟

  我当时创业其实也没有想太多,只想做点事情。坦白讲,我在网易最后半年,很多事情对我来说很轻松,就是我把方法和经验交给下面的人,他们就执行得很好了。而且基本上当时互联网能做的产品,我在网易都做了个遍,很多东西都是我从零开始做起的,再给我一个新产品除非是我特别感兴趣的,否则对我吸引力不够大。游戏除外,因为我不爱玩游戏,就没有去接触这个领域。所以,当时我在网易感觉没有什么挑战性了,觉得不能再这样待下去了。

  网易比较有冲劲,我觉得高管出来创业也很正常,说白了就是现在资本环境好,机会也多,比我们创业那会儿肯定是好多了。而且老人走了,新人就会上来,这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从另一方面说,流失这么多高管,确实会有一些可惜。在很多相对比较成功的互联网公司里,网易体系的高管流失度算是比较高的。

  我觉得这可能跟丁磊个人和企业文化有一点关系。一个公司的发展一定是跟这个公司的老板相关的,这是毋庸置疑的。老板绝对能决定这个公司最后的发展和特质。现在丁磊可能会有一些改变,但在网易基本就是一言堂。丁磊还是做事的一个人,看事情更重,可能有些人比较难以接受这种沟通方式。

  不过说实在的,我其实还是蛮喜欢丁磊的,虽然他有时候说话会很直接或者很强势。我觉得和老板的这种沟通方式会很好,他很直接,而且如果他希望做这个事情,会把权限无限地下放给你。当时我跟丁磊的配合还是很舒服的,他给我很多信任。网易各方面管理比较轻松,没有很多派系,还是比较简单的,基本上就是对用户做好产品。他能够在邮箱坚持这么多年,我也是很佩服的。

  我当时在的时候,丁磊的很多想法确实是非常好的,对行业的分析有前瞻性。但是对于高管来说,他可能更希望自己有很多创新的余地或空间。网易这几年在新的互联网产品上,大家没有看到新的创新和突破,基本是以游戏为重心,一定程度上高管的发展也会受到限制和影响。这种情况下,对有些高管来说,他获得自己所需要的东西,创造了相应的价值后,可能就会想自己尝试做一些新的东西了,比如尝试自己创业。

  网易早期的时候,互联网行业比较单纯,整个大环境也没有那么多诱惑。但现在产生了很大的变化,诱惑很大,如果老板没有改变,有可能让下面的人觉得干得没意思。我有时候也觉得挺可惜的,网易在很多大的趋势方面没有把握住,可能移动新闻客户端还是做得蛮好的。

  现在56网比较重视内部创新,尊重内部创新的热情,不能完全打压。另外我们希望在一定范围内创新,就是鼓励视频相关的所有创新。如果是跟56网现有的业务或长远的业务发展不搭的,我们就会很好地平衡。假如你要做一个图片的创新,我就会站在投资人的角度问很多问题,怎么跟美图秀秀PK?创新的东西一定是你能够超越别人才可以。

  ● 网易有冲劲,高管需要创新,出来创业很正常。

  ● 丁磊是一个做事的人,很直接,很强势,可能令一些人难以接受。

  ● 网易在一些大的趋势上没有把握住,重心一直放在游戏,高管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影响。

  丁秀洪:丁磊对门户创新既不支持,也不反对

  口述 | 云辰科技CEO丁秀洪 曾任网易华南销售中心总经理、网站副总编辑等职务

  我在网易待了4年多,去年4月我考虑从网易离职,6月开始创业。我之前在网易分管视频业务,2011年下半年,丁磊决定要大力投入视频,我就接管了网易的视频和娱乐业务。当时我们在调研,网易视频到底该走一个什么样的方向,发现在PC端的机会已经很少了。优酷、土豆、搜狐、奇艺都做得非常好,对手太强大。网易视频做影视剧业务是一个后来者,怎么去跟别人竞争?

  所以,我们就把方向转移到移动端。当时移动端80%的流量是来自于iPad,手机端的流量贡献比较小。但是我们判断其实真正的产品就是手机,Pad只是一个家庭移动终端,不太适合随时带在身边。之前三星Galaxy note已经出来了,我认为手机大屏幕会有很大的市场机会,可以玩游戏、看电子书、刷微博、看视频等等,互联网的体验很好。所以我就出来做了大可乐手机。

  这几年网易出来创业的人是不少,从2010年开始,大家都感觉到了移动互联网这块的机会,就像当年李善友、古永锵还有龚宇从搜狐出来做视频,他们赶上了那拨浪潮。但到现在为止,大家都还处于摸索的过程中。

  至于为什么网易出来这么多人创业,我看网上也有一些分析,说是因为高管激励机制的问题。我觉得收入肯定不是最重要的原因,比如像这些总编、副总编,收入都是可以的。更重要的,大家确实是都感觉移动互联网有很多的商机,再加上网易之前的管理团队特别稳定,大家也干了很多年,是该让年轻人来试一试了。

  这跟网易的文化可能有关系。丁磊比较授权,这些人各自的想法比较多。在网易这个体系里,每个部门的负责人就相当于是个CEO,自己想办法去弄各种资源,这其实对个人的锻炼是挺大的。

  网易的上下层级非常简单,没有公司政治,内部的文化相对比较自由。从来不打卡,没有很多的管理,每个业务板块就相当于一个独立公司一样的运作。每年做完你的计划、预算,然后按照你的轨道走就行了,没有太多人来干涉,业务政策都是自己来定。

  比如,以前我在网易的领导就是李甬(现粉笔网创始人),他是门户事业部的总裁。我只需要告诉他,我今年要做什么事情,他这里通过就行了。然后我继续怎么做,不需要再向他做任何汇报。而我下面的娱乐版块或视频版块的总监,他们具体怎么做我也很少去参与。除非是遇到大的原则问题,或今年要做哪几件大事,我要盯一下。也就是说,保证了每个层级都有非常大的主动权,每个中心的总监如果要获取内部资源,也是自己想办法跟兄弟部门去争。

  对于要上马的新项目,则要看是在预算内还是预算外。如果是在正常业务范围内,做任何东西都没有问题。但是如果做新的业务板块,就需要提交计划,跟相应的领导去沟通。如果他觉得都拍不了板,就向上反映。

  网易新闻客户端是李甬推动起来的。当时我们在想移动端能做什么,什么也搞不了。但是网易最强的是做新闻,那不如就把新闻做好。所以当时专门成立了部门来做移动端新闻。

  当然,这些具体的细节丁磊不会管,但总体来讲,他对门户的创新不是那么积极。他一般就是既不支持也不反对,你们就做吧,客观上也给了大家一些尝试的机会。因为老丁是要看清楚方向后才做。比如视频,2011年他之所以决定加大投入就是看到优酷的广告收入在增长,觉得视频的机会已经快成熟了,有变现的可能了,才会大力推动。

  老丁确实重视游戏,这个没办法,人家挣钱,网易整体收入的90%都在游戏。如果你是老板,投到门户1个亿一年可能挣1000万,投到游戏他就可以挣两个亿,你说往哪里投?其实产品形态就决定了会有这样的差异。

  老丁做事情一般就是谋定而后动,一般不乱动,只要一动,他就跟你耗,就看谁能耗得起,他是最能坚持的那种人。他不是最早做游戏的,但是坚持了这么久。做邮箱他扛了16年,中途很多人都已经放弃了。

  但是他这种性格也必然导致会失去一些机会。比如微博。从互联网来讲,微博其实是一个非常战略性的产品,从传统的1.0形式做新闻,到网易跟帖的1.5,微博时代就是真正的2.0,这彻底改变了整个新闻内容产生的模式。尤其是对于我们做媒体的来说,肯定会很在乎这个东西。

  其实当时内部对微博很积极,想再去追回来。唐岩(陌陌创始人)离职的时候不是说了吗,在微博很重要的这一战,网易基本已经确定被新浪打败了。他觉得未来通过传统1.0的方式来做新闻,越来越难了。

  但我们认为是失去了机会,对丁磊来讲,可能觉得是少赔了钱。他可能会想:“你看我这个风险很可控,养了几十个人,网易微博也照样做。我可能没有你那么大,但是我产品也不比你少,至少我没风险。”

  其实这些高管走后,对网易未尝不是件好事,人才可以不断地推陈出新,给更多年轻人机会。比如像我们做媒体做了十多年,会有一些这种惯性思维,就会影响一个组织上升。做手机行业我们就是愣头青,按照我们的想法搞就行了,也不管什么传统规则。

  这些从网易出来的人都还是非常有梦想的,就是我说得有点二,有点理想主义色彩。就算当时老丁说划出一块项目让这些人单独去做,还是不会留下。只要他们找到机会,都会去二一把,哪怕头破血流,人生总得有这样的精力。以前我们老跟老丁开玩笑,说他当年怎么怎么样,我们也不能留遗憾,到40岁之后我们也可以跟别人吹牛我当年怎么怎么样,哪怕是一个失败的故事都无所谓。其实在互联网行业里做事,很多人都会被激发出一种创业的梦想,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互联网公司都会有人出来创业。

  对于丁磊来说,都有个过程。像古永锵他们离开的时候,你想想张朝阳被搞得像什么样子。老板也要成长。现在网易也在做这样一些尝试,就是为了鼓励内部创业、创新。

  ● 网易上下层级简单,没有公司政治政治,内部文化相对自由。

  ● 丁磊比较授权,每个部门负责人就相当于CEO,对个人的锻炼很大。

  ● 但丁磊是谋定而后动的性格,可能会失去一些机会。

  ● 网易出来的人都带点理想色彩,就算老丁划出一块项目单独让这些人去做,可能也不会留下。

  胡琛:网易像一个图书馆

  口述 | 团800联合创始人 胡琛 曾任网易有道市场总监

  2006年我去网易有道,2010年出来的。我和有道CEO周枫是大学同学,都是清华计算机系的,还有啪啪的许朝军。丁磊找到周枫做搜索引擎,周枫就把我推荐过去,我负责品牌和定位,所以我们几个算是有道的创始人,有道这个名字是我想的。一开始先做搜索,到2007年秋天的时候,开始做一些客户端,像有道词典。虽然有道现在广为人知,但其实也很尴尬。真正为人所知的不是搜索,反而是词典,还有现在的云笔记。

  当时搜索的机会还是挺大的,即使到今天,也能挣不少钱。360搜索一瞬间就把15%的市场份额拿走了,这个市场太大。所以当时有道是很有机会的。但是搜索需要入口,百度把所有网吧的搜索框基本都搞定了。王小川是我们隔壁班的同学,他的打法是接输入法,后来又做了浏览器。但是网易缺这么一个入口。

  网易是门户网站,大家就想做完搜索框放首页不就行了吗?现在网易的首页还有搜索框。但是用户行为习惯不是这样,门户首页不具备无限的衍生量,说白了流量是有限的。比如访问几大门户的用户每天有几百万UV,但是真正使用搜索框的人,可能只有百分之几甚至千分之几,所以你的上限是能算出来的。而且理论上搜索这件事是人们口口相传的,需要很好的体验,在用户之间传播。你的技术和产品实力确实差人家一个台阶呢,没办法。

  那段时间网易对搜索的投入特别大,保守估计一年可能有上亿元。一个工程师的月薪是两万元,加上福利可能就两万五,这都是成本,很高的成本。后来,网易对这个事情就不很重视了,因为赌注太大。最后变成,如果继续做搜索,要不要继续花那么多钱?

  一开始有道有几十人,后来几百人,但真正分到搜索上的就很少了,百度网页一个部门就一两千人,我们几十人怎么跟上千人比呢?一个产品要想真正胜出,需要具备品牌力、产品力、渠道力这三个因素,但当时网易的搜索确实是不太具备这几个条件。有道词典的产品力就很厉害,当时是唯一有中英文怪词、新词的词库。

  后来我觉得搜索这件事,没有浏览器这样的入口,已经很难有翻身的机会了。做搜索是我一个未尽的梦想,这件事情很伟大。但是聪明的人会找到调整的时间点,不会在一个错误的方向继续下去。当时就在想,能不能尝试一些创新,做一个更酷的项目出来。当时正好赶上团购兴起,就出来跟合伙人一起做了团800。

  如果从人头数上来说,网易出来的确实比较多。网易有点像一所学校或一个图书馆,你想学什么东西都可以有所参考。在网易相对自由,本身它在文化上就比较温和,不是很狼性的一个公司,不是在急行军。很多事情部门就可以自己做决定,所以在网易本身就有积累,已经有了独立决策的习惯。从另一个角度讲,大公司有它的限制,当里面的人有自己的想法时,会觉得在这个体制和框架下不能自由飞翔,可是他已经学会了飞行的本事,就想出去自己试着飞。

  有道是一个独立的公司,网易投资的,几个创始人都有占股。你可以理解为是期权或股份,总之是跟有道捆绑在一起的。网易或丁磊本人以某种方式控股,毕竟他花了那么多钱。

  我跟丁磊一直都有联系,有时候会通电话。他最近问我,为什么你们团800的电影票可以卖到18块?你是怎么搞定的?网易后来做了一个网易电影票,但他搞不定价格。其实价格不是我们谈的,是团购网站谈的,他不明白,以为是团800谈的。他还经常问我,要不你回来吧,别在外面折腾了。他让我回去管魔兽,我说我没打过游戏,真不爱玩游戏。

  他把精力主要放在游戏这块,后来游戏都不看了,养猪去了。所以网易游戏产品的生命力和下一步发展可能也是需要思考的。他并没有抓住手游和页游的趋势,还在做端游,像《大话西游》、《梦幻西游》都快10年了,这仍然是网易非常高的现金流贡献。一方面可以说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但另外一方面也可能是一件危险的事情。现在大家开始使用碎片化的时间玩手游了。

  ● 网易相对自由,文化比较温和,不是在急行军。

  ● 很多事部门可以自己决定,已经有独立决策的习惯。

  ● 大公司的体制框架决定了无法自由飞翔,但他们已经有了飞行的本事,就想自己去飞。

  杨斌:网易人自主命运的意识很强烈

  口述 | 纷享科技总裁 杨斌 曾任网易副总裁

  我是纷享科技早期的股东之一,创始人罗旭是我之前在网易的同事。这个项目在微博和微信基础上做改造,适用于企业团队内部的沟通协作管理,把所有工作信息做沉淀、归档和检索。当他决定做这个项目的时候,就过来跟我聊,我觉得这个项目挺好,就入了点股表示支持。当时不存在有天会过来参与运营的这种心思,不然我可能投的股份更多。

  后来他一直希望我过去,我就从网易出来了。一方面这个项目确实也值得去做,另一方面我在网易做职业经理人,年龄也超过40了,创业对我是迟早的事。互联网是个高度竞争的行业,是一个年轻人的行业,如果年龄大了还在做职业经理人,可能会遇到瓶颈。到了一定时间,可能需要改变,创业是大家需要改变时都会考虑的一种方式。既然有这么个机会,我就决定过来试一试。

  从网易出来创业的这批人,身上的自立意识都很强,想做事的欲望很强,想控制自己命运的意识也很强烈。之前我在网易主要负责市场这块,包括门户、邮箱等整个公司的市场,在网易的几年,我还是得到了很多,学到不少东西。

  在我看来,网易高管离职是非常正常的现象,并不存在特别反常。任何一个公司处于行业的领先位置,一定会有人才的溢出。另外,一个大公司里会有比较成熟的职业经理人文化,这样一个角色在大公司再怎么去做一个新项目,跟自己创业还是不一样的。

  创业不仅仅是把一件事情从无到有地做出来。我所理解的创业有两个前提。从产权上来讲,有自己的股份或者公司主要就是你的,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其次,这个项目的创意、产品和商业前景有非常高的不确定性。要想符合这两个条件,在网易内部是比较难的。

  出来创业有好多种用意,不一定是在一个公司待得不愉快,所以出来创业。可能他创业的想法早就有了,只不过各种条件不成熟。恰巧在网易待了若干年之后,有了不错的收入,创业有了最原始的资金。再者,创业是需要经验的。在来网易之前,很多人是没有互联网经验的,但是在网易这么多年,有了行业经验的积累。第三,各种契机的推动,比如人脉和机缘等。从某种程度上讲,是网易给了这些人一定的条件去创业,而不是不给他们条件,他们才去创业。

  在这些基础之上,可能会有一些个性问题。比如,为什么网易门户出来的人相对比较多?这跟两个原因相关,第一,相对而言,网易的门户业务在整个公司里的权重会更高;第二,门户的这帮人都是媒体出身,他们的自主性和独立性更强一点。当然,外界认为网易出来这么多高管是有问题的,肯定有问题,但我认为这都是正常的。

  有人分析,因为之前从网易出来的李学凌、周娟等人创业都比较成功,所以激发了后面这拨人的创业热情。我觉得这两者关联不大。因为他们出去好久了,而且这两拨人之间连共事的交集可能都没有。所以没有必然的关联。

  大家之所以想要创业,也不仅仅是因为原来的收入少,或是股权不够。对于一些人来说,很大一个原因而且是决定性的原因在于,希望有做事的自主权。如果仅仅是业务层面的问题,操作起来是没有问题的。而假如现在有什么趋势,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做一做,这个是可以探讨的,但最后做决定还是在老板。尤其是比较重要的产品,一旦涉及到投资额度比较大的,你报预算的时候他可能就会关注。

  有些公司实行内部创业,但这是不能自己控股的,自主权就没了。公司的内部创业机制可能解决了激励问题,但是并没有完全解决这些人想掌握自己命运和独立自主操盘一家公司的愿望。换句话说,老板不满意,还是随时可以换掉这些人。

  作为一个大公司,它不一定非得依靠通过独立运作的公司才能做成事。比如网易有些小产品做得很好,印象派、网易公开课等等,这些都没有特别的机制,只不过是公司的一部分而已。同时,肯定也有一些不太成功的尝试,这是任何一个公司都有的。

  ● 创业有很多种动机,可能想法早就有了,在网易待了若干年后,有了不错的收入,累积了最原始的资金和行业经验。

  ● 各种契机的推动,比如人脉和机缘等,从某种程度上讲是网易给了这些人一定条件去创业,而不是不给条件他们才去创业。

  ● 内部创业虽然解决了激励问题,但没有完全解决想独立操盘一家公司的欲望和自主命运的欲望。

推荐阅读/观看:潍坊建网站 https://m.feimao666.com/diqu/shandong/weif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