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自我检举检察官称遭约谈 被指泄密或遭处分

发布时间:2015-04-18 15:33:55
安徽自我检举检察官称遭约谈 被指泄密或遭处分 已退休的孟宪君很在意职业荣誉感 资料照片 已退休的孟宪君很在意职业荣誉感 资料照片

  对话人物

  孟宪君,65岁,安徽省淮北市相山区人民检察院的退休检察官

  对话背景

  昨日下午,有网友爆料,进京举报自己办错案的检察官孟宪君被上级谈话,孟宪君被指泄密,可能要受到党纪政纪处分。11月20日早上9点,安徽省高院对淮北市市容局环卫处职工高尚“挪用资金”一案开庭再审。法官当庭宣布,由于该案属疑难复杂案件,将择期宣判。

  2005年,时为淮北市市容局环卫处工人的高尚因参与单位集资建房开发未果后,产生经济纠纷被起诉。据高尚介绍,2003年下半年,市容局领导知道自己有块地,便商量买地给职工建集资房,“我、市容局和图南房产公司,签了3方协议。先后收到了图南公司给的368.17万元。我被起诉就是因这些钱。这些钱是我合法取得的,却被说成是‘挪用资金’。”

  孟宪君认为高尚涉及的是简单的民事纠纷应判无罪,一审法院也判决高尚无罪。但在二审时,高尚因“挪用资金罪”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此后的几年时间里,高尚一直向各级法院申诉,但屡遭驳回。2013年11月,已经退休的检察官孟宪君,到最高人民检察院举报自己作为高尚案二审的公诉人,在办案中受到上级领导干预,办案有误,致使“明显无罪”的高尚成了罪犯。他的这一举动引发广泛关注,也推动了该案的再审。

  昨晚,华商报记者致电淮北市检察院,对方以下班为由拒绝接受采访。记者随后致电淮北市检察院检察长徐从峰,徐从峰表示他正在外地出差,对孟宪君被谈话一事不知情。华商报记者随后采访了孟宪君,了解他此次被谈话的经过。

  >>最坏结果

  被开除党籍、削减退休待遇

  华商报:听说你今天(4日)被淮北市检察院谈话了,是怎么回事?

  孟宪君:对,今天上午的事。昨天(3日),我们区检察院的纪检组长通知我今天8点多去一趟检察院,我就去了。到了那里,(淮北)市检察院的纪检处处长也在,录音录像。他们拿着两份报纸,说有些话让我对质。主要是核实两个方面,一个是说检委会的无罪意见,是不是我跟记者说的,我说“对”。另外一个是关于稿件中提到的“挪用金额降低到了86万是领导意见”是不是我说的,我说“是我说的”。印象中主要是这两条。问了之后,他们拿出“党员纪律处分条例”和最高检察院的一份纪律条例,两份“纪律”都有这么一条:泄露国家机密、泄露案情,要受到什么什么处分,退休干部也要受处分等等。

  华商报:他们说要给你什么样的处分?

  孟宪君:他们没明说要处分我,但那意思是我泄露了国家机密,按党纪政纪是要受到处分的。

  华商报:你当时表达个人观点了吗?

  孟宪君:我当时说了,我认为我没泄露机密。高尚的案子都过了这么多年了,已经审理过了开过庭了,他的5年缓刑期都已经结束了,这个案子还存在机密吗?检察机密也是有时限的,不能永远是机密。在我们审查案件期间,我们汇报的案情、检委会意见、领导意见都不能对外泄露。但这个案件,他的服刑期都满了,我认为不涉及国家机密。我说完我的意见之后谈话就结束了,他们说“谢谢你”。

  华商报:如果你被处分,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孟宪君:严重的就是开除党籍,退休的还要削减退休待遇。

  >>屡遭“调查”

  自称银行账户曾被查

  华商报:你觉得你为什么突然被谈话?

  孟宪君:我认为这就是报复。从今年一月份开始,他们对我的调查已经开始了,我的银行账户被查了,一查没什么不当收入,我也没什么钱,基本靠我的工资维持生活。然后,他们又查我二十多年的案卷,看我办过什么错案没有,也没找着把柄。现在又来这招!

  华商报:你二十多年办过的案大概有多少?

  孟宪君:得有几百个吧。

  华商报:除了这些事情之外,你因为高尚的案子还受了哪些影响?

  孟宪君:我实在是想不到,我做点正当的事,怎么会受到这么多的(麻烦)。我朋友之前还劝我,退休了,颐养天年吧,别管那么多事。我举报自己后生活变化不大,但我儿子不许我晚上出门,他说“别路上抛了黑砖,砸到你”。

  华商报:你现在后悔吗?

  孟宪君:后悔也没用。他们这样折腾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究竟我枉法在哪?今天(4日)的谈话只是核对一下记者采访的问题,也没说我错在哪儿了。我觉得这是我办的案件,这个案件确实不该这样判,本来是无罪的案件,你非得判有罪,我觉得不公正。我是检察官,我是法律监督的一员,让不公正的案件平反,我觉得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帮高尚说话,我并没有说错话。这个案件的平反会这么难,真的出乎我的意料。

  华商报:这是你遭遇的第一次当面的调查吗?

  孟宪君:不是第一次。我从北京回来之后,市检察院找我谈话不是一两次了,问的问题诸如“你怎么去了北京啊?”“你为什么不汇报啊?”

  >>问心无愧

  没干坏事不怕调查

  华商报:你为什么坚定地认为高尚无罪?

  孟宪君:这个案件是2005年市检察院交办的,依照我们审查案件的习惯,起诉阶段一般都是倾向定罪的。调查将近半年后,我认为高尚无罪,这是个民事案件,不属于刑事案件,建议不起诉。当时我们检委会一共9人的意见是一致的。但在离起诉期限只剩几天时,市检察院指示这个案件要起诉。我找到检察长说:“这个案件无罪怎么起诉?”他当时跟我说,“不要问了,市委分管政法的副书记说过了,无罪也要起诉。”

  华商报:高尚的案子上个月开庭了,你觉得他翻案的可能性大吗?

  孟宪君:必然会平反。这个案子按理说应该宣判了,但现在还没有。这个案子从立案开始就耽误了一个月,在决定再审之后,就宣布了开庭日期,但后来又延期了。我觉得法律对我好像有用,对于一些官员,好像不具有约束力。

  华商报:你觉得高尚平反之后,会触及谁的利益?孟宪君:会触及谁的利益我心里没数,高尚也许有点数。

  华商报:高尚知道你被检察院调查的事吗?

  孟宪君:知道。今天(4日)中午回家之后,他很关心,我就跟他说了。

  华商报:这个案子一拖再拖,你觉得最大的阻力在哪里?

  孟宪君:现在看来就在(安徽)省检察院。

  华商报:对于被调查,你害怕吗?

  孟宪君:我没干坏事我怕啥?我认为我干的是好事。

  华商报记者 王黎莉

(原标题:举报自己办错案检察官被指“泄密”面临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