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临is威胁 为什么纽约市长敢叫市民继续享受生活

发布时间:2016-01-07 10:28:14
面临IS威胁 为什么纽约市长敢叫市民继续享受生活

  时代周报评论员 沈阳

  11月13日晚,巴黎系列恐怖袭击案受害人数上升至数百人。法国总统奥朗德称此次恐怖袭击是“战争行为”,系由境内外IS组织策划实施。几天后,极端组织IS一再发布新的宣传视频,背景是纽约时代广场等地标,并发出威胁,“不管是阿拉伯还是非阿拉伯国家的暴君,我们会毁掉你们的王座,通过安拉的授权压碎你们”。很快,在这个曾发生9·11恐怖袭击、并导致近3000人遇难的城市,纽约市长白思豪发布了其个人声明:“恐怖组织的目的就是制造恐慌,但纽约不会被吓倒。……纽约不会生活在恐惧中,人们应该继续工作,继续享受在世界最伟大城市的生活。”

  IS等极端组织凶狠残暴、毫无底线和不择手段,自不待言。为什么纽约市长敢于在恐怖组织的威胁之下鼓励市民继续享受生活?俄罗斯总统普京一段“名言”感动无数网民:原谅恐怖分子是上帝的事情,“我的任务是送他们去见上帝”。普京还声称在哪里遇见恐怖分子,就在哪里将其击毙。这就意味着情治部门和警察机构行动起来,有效作为。正是如此,白思豪在其声明中强调,“纽约警察局是美国最强的执法力量,我们有强大的反恐行动部队,重要反应部门有500名警员效力”。为此,纽约警察局“将在全市增加部署重要反应小组”。

  美国全国性的反恐体系建构方面则给纽约提供了强大的支持。美国中情局局长John Brennan表示,袭击纽约“不是一两天内能完成的,需要一个计划和执行的过程”。美国国家安全顾问Ben Rhodes则表态,欧美最大的区别在于,数千人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活动后再回到欧洲,而美国这一数字约为40。官方数字显示,今年以来,在美国有49人因涉嫌支持IS而被拘留。巴黎的情报系统和警察力量可谓“失职”很多。例如,参与巴黎袭击的一名恐怖分子曾进入安全部门视野,后来于2013年不知所终,直到恐怖案件发生。

  而在美国,官员们就积极有为多了。9·11之后,美国大幅收紧了移民政策以及入境管控,涉及国家安全事宜甚少受“政治正确”束缚。例如,奥巴马一再表示愿意与德国总统默克尔那样积极接收叙利亚难民,但最近美国国会众议院以289对137票通过一项法案,将对来自叙利亚和伊拉克的移民进入美国采取更为严格的限制措施以确保国家安全。不要小看国会这个态度。且不说立法机关本身就是国家统治机器的一部分,立法权就是国家统治权,足以制衡总统的作为。而从心理层面来说,众议院决议的产生,即便未能立法,代表的是“民意”,警察的专业担当就会得到巨大的鼓舞。

  我们之所以提起这个话题,乃是在维护人类和平与正义这个最基础的话题中,提起对情报系统和警察力量合理作为的理性尊重。无论政权有多少问题,一旦民众面对大规模袭击,除了美国得克萨斯州等仍然保留有强大民兵武装力量的地区,其余各州大多数时期能够作出快速反应的都是政府力量,作出最大牺牲的很有可能是警察和武装力量。

  在一般群体性事件分析中,危机预警倾向“有罪推定”,对当事人的即时或事后处置才基于司法正义原则“无罪推定”。危机预警会导致警察权扩张。面对恐怖主义这个人类公敌,应当在何谓恐怖主义温床方面形成合理框架,并积极构建全球极端事件情报交换体系。应当拒绝“以邻为壑”、将恐怖主义祸水引入他国。世界大国(尤其是更有全球协调能力的美国)更有责任在反恐中反对双重标准,坚持正义的一元性与系统性。

  人类社会终究是需要治理和危机应对的。美国政府应当积极反思过去几十年来境内外反恐政策的缺乏系统性和连贯性,更多向以色列学习内外一致的反恐政策,而不是滥用其大国能力在一些热点地区作一些出尔反尔的决定。在全球化的反恐统一战线加快建构的时代,美国国家安全终将受益于全球反恐体系。因此,纽约市长白思豪敢于鼓励纽约市民继续享受“世界最伟大城市”生活,并非其个人多么积极有为,而是“时也”,“势也”。






拉蒂搜索,让你体验无竞价排名的搜索引擎!精彩词条推荐:找私服

上一篇:京华时报:要改革拨款制度更要给高校自主权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