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纪委揭秦玉海雅贿细节-摄影是其腐败的遮羞布

发布时间:2015-04-18 15:34:49
中纪委揭秦玉海雅贿细节:摄影是其腐败的遮羞布

  中纪委发布“秦玉海案警示录”接受公务接待受贿近3000万摄影“烧”千万没掏一分钱—— 八项规定后39次上云台山

  今天上午,中纪委网站刊出“秦玉海案件警示录”,揭秘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副主任秦玉海的“雅贿”细节,摄影是其腐败行为的“遮羞布”,为摄影“烧”的钱高达千万,自己没花一分钱。

  2007年至2014年6月,应曹某请求,秦玉海向云台山公司打招呼,使曹某公司顺利承揽了云台山公司在北京、南京、上海等城市的地铁广告业务,获得广告费7685.5万元,利润率高达76%。

  在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的2013年1月至2014年7月,秦玉海仍然39次上云台山摄影,公然接受公务接待、公款吃喝。

  据调查,2001年以来,秦玉海还利用职务便利,收受焦作某置业公司董事长刘某等单位和个人贿赂近3000万元。

  2月13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副主任秦玉海因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挥霍浪费公共财产、收受巨额贿赂等问题,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秦玉海的蜕变过程,大多与他的雅好——艺术摄影分不开,与他痴迷摄影、追名逐利如影随形。

  摄影无罪,罪在“欲壑难填”。用秦玉海自己的话说,这是“思想有问题才犯了罪”。他确实是忘记了党员的身份,忘记了领导干部必须遵守的纪律和规矩。

  痴迷摄影如同“毒瘾”

  1998年12月,作为重点培养的优秀年轻干部,45岁的秦玉海从黑龙江省交流到河南省焦作市任市委副书记、市长,2年后担任市委书记。短短5年中,在他的力主推动下,焦作市调整经济结构,大力发展旅游业,实现了由“黑”到“绿”的华丽转身。云台山也迅速扬名全国,被国家列为5A级风景旅游区。

  而摄影,就是在这期间走进他的工作和生活,并最终颠覆了他的人生。

  秦玉海的摄影爱好,已不是为了“发展焦作、开发云台山服务”,为的只是满足自己出名,或者美其名曰“实现个人的艺术追求”。

  “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秦玉海对于摄影爱好的高调宣扬,更让一些唯利是图的商人们嗅到了商机。长期为秦玉海提供图片制作服务的北京某影像有限公司老板曹某说:“对迷上了摄影的官员,如果你送给他一台相机就相当于送上了精神鸦片,当他咀嚼精神鸦片的时候,就无法自拔。”

  而这种“精神鸦片”,不像花花绿绿的钞票般庸俗。和其他赤裸裸的收钱收物相比,唯一不同的只是艺术成为了腐败行为的“遮羞布”。扯着这块“遮羞布”,秦玉海甚至毫无廉耻地宣称:“只要是为了摄影,一切都可以接受。”

  正是这种正中下怀的“私人定制式”腐败,让痴迷摄影的秦玉海在“毒瘾”中越陷越深。

  摄影“烧”千万没掏一分钱

  “焦作‘由黑变绿’”的思路确定之后,秦玉海动员焦作的摄影家拍摄本地山水,他拿起相机和他们一起去拍。但在秦玉海的心里,其他人都只是陪衬,只有自己才能拍出最好、最能反映云台山优美风光的精品。

  他对摄影的态度从起初的爱好逐渐变成了痴迷,几乎每周末和节假日都会上山摄影。

  他的摄影作品被作为云台山宣传推广的代表作,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地铁站中悬挂。

  2007年至2014年6月,应曹某请求,秦玉海向云台山公司打招呼,使曹某公司顺利承揽了云台山公司在北京、南京、上海等城市的地铁广告业务;其间,秦玉海还帮该公司协调提高了广告费标准。仅此一项,曹某公司就获得广告费7685.5万元,利润率高达76%。

  “摄影穷三代,单反毁一生”,社会上流传的这句话,足以说明摄影是多么“烧钱”的行当。十余年间,秦玉海为摄影“烧”的钱高达千万。但是,用他的话讲,“自己却从没有花过一分钱”。

  盘点近年至少4名落马官员“爱好”摄影

  近年来,一些官员的“雅好”摇身一变成“雅贿”,让腐败也变得“文艺范”。

  《法制晚报》记者梳理发现,“雅贿”多数送名人字画及摄影、古玩及高档工艺品,包括玉器。另外,还有着“送”艺术家虚名、协会虚职或让官员在艺术作品中挂名、题字,借机行贿。

  摄影作为“雅贿”内容之一,相比古玩字画等更具隐蔽性。一些心术不正的腐败官员认为,只要按一下快门,就能出“作品”,借手中的“权力”,就能卖个大价钱。

  去年2月被判刑的武汉市燃气集团、天然气公司原董事长张民基,受贿的摄影器材清单包括4个镜头,还有一部价值数万的哈苏专业单反相机和4个哈苏镜头。这些贵重的专业摄影器材,无一不是其下属企业或合作商向其“进贡”的。

  鄂尔多斯市副市长、原公安局局长王会师,于2014年4月初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据报道,王会师热爱摄影,其摄影作品多次获奖,他还在公安系统内多个摄影协会担任副会长职务。

  2014年10月28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摄影“雅好”成堕落推手——贵州省公路局党委原书记周金毅违纪违法案剖析》文章指出,周金毅爱好摄影,走到哪里,拍到哪里。一些不法分子为靠近他,自学摄影,并“谦虚”地向他请教摄影知识,拜他为师。不仅送他高档相机,还“包吃包住”,与其结伴去众多风景名胜区“取景”。

  “刘某第一次给我5万元,我给他4幅山水画,第二次又给我5万元,我给他3块和田玉挂件,山水画和和田玉挂件的价值都在5万元上下,属于等值交换,所以我认为,我和刘某的关系是买卖关系。”2014年8月18日上午,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第一法庭,坐在被告席上的南京市鼓楼区住建局原副局长高洪富这样自述道。

  2013年6月,经中央批准,中央纪委对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立案检查。经过两个多月的调查,中央纪委查实了倪发科的受贿问题,其收受大量玉石,占受贿总额近八成的事实也浮出水面。

  另据《中国青年报》报道,近年来,至少有27名落马官员涉嫌收受“雅贿”。 文/记者温如军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